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春 风

  发布时间:2015-04-15 09:49:55


    春雨哩哩啦啦下了一周,温度忽高忽低的,但大地依旧一片嫩绿葱葱。

    2015年4月10日,天气预报微阴。上午8:40分,智能化审判庭。

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和旁听人员早早各自就位。原告余某系被告陶某经营饭店的雇员,在工作期间从楼梯上摔伤致残,现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万余元。庭前主审法官已经做了多次调解工作,但效果不佳。

    今天的审判长是我们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院长乔国和。

    一周前,我就在期待着今天的庭审。

    作为第一次参加由乔院长担任审判长的合议庭成员,我很好奇一个刑事审判专家如何审理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这种类型的案件矛盾尖锐,各不相让。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站在窗前,满眼的川流不息。

    刚从办公区来到审判区,经过乔院长办公室的时候,见他办公室门前有一堆人等侯。我想,今天这庭,估计是不可能按时开了。

   作为一院之长,他的忙碌我们都看得到。但他却能率先垂范,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司法改革的浪潮中,我们觉得他很给力。

   “今天的庭审会是个什么样子呢?”一阵脚步声打乱了我的思路,审判长到了。

我看了一下表8:55分。

    9:00随着审庭长手里的法槌落下,庭审准时开始。

    如料想的那样,原告代理律师宣读完诉状,原告作补充的时候,情绪就开始激动;当被告代理人答辩后,原告有点坐不住了。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审判长,他淡定自若。

    质证程序完毕,主审法官总结了双方无争议的案件事实。

    我归纳了案件的两个争议焦点,就等着听审判长归纳争议焦点。我想比对一下,看跟我们这个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审判长归纳的焦点的差距。

   “我听明白了,这个案件其实就是两个兄弟之间的小纠纷……双方律师也是跟我同一时期的法律人,是很优秀的律师。”

    说这番话,他要干嘛?

   “现在休庭!”

    审判长的话让我太意外了,但是清脆的法槌声,告诉我这是真的。

    他要干吗?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乔院长就夹着卷宗,把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叫到了调解室。

    他这是要调解!可是这种势同水火的矛盾,调解可能吗?多少次了嘛!

    我们几个也都走出审判庭,站在走廊上。

    半个时。

    一个小时。

    我们几个拭目以待。

    原告余某先回到了审判庭。我们也进来,询问他调解情况。这个三十岁的小伙子,此时显然还是有点小激动。他的母亲也在一边列举事故发生后被告作为老板种种不妥当的行为。

    看着余某和他的母亲,我质疑这一个多小时的调解效果。

    突然,余某问我:“这两个律师都叫他乔院长,这个院长是正的还是副的?”

    我反问他:“你认为呢?”

    他说:“应该是正的。”

    我接着问:“为什么?”

    他有点憨厚的回答:“我看那些律师们都怕他。”

    我一听乐了,说:“那不是怕,是敬畏。”

    我又问他:“你怕他不怕?”

    他有点故作无畏的说:“我,我,我才不怕。不过,他说的话,我愿意听。”

    这时候余某的母亲也说话了:“我也觉得你们这个领导说的很有道理。他说话听着也就是得劲,我们愿意听他的。我们虽然没有钱,但是今天打官司不是为了钱,就是想争口气。”

我说:“人活着要的就是你这种骨气!放心吧,法律就是维护你们这股正气的。今天我们院长亲自调解,应该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在休庭调解中间,不停的有部门长找乔院长汇报工作,记不清楚我回答了多少次乔院长的“行踪”,到最后,我直接回答,不知道。

    审判庭里,随着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由原来的沸腾变成了一片寂静。

11:40分。

     乔院长走了进来。

     我们合议庭其他成员和旁听人员都站了起来。

   “案件基本调成了。原告自担70%的责任,被告承担30%的民事赔偿责任。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乔院长很谦逊的问道。

    他的这种语气,让我们很意外。而这个结果也让我们合议庭成员有些惊喜。

“行,神州行,我看行!行的很!太行了!”因为之前我有一个同类型案件,费了好大的周折也没有调解成功。面对乔院长的这个“战绩”,我 “羡慕嫉妒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就这样吧。”乔院长说完欲要离开。

我们忙说:“庭审直播。还没有闭庭。”

“我这个人,不重形式,重实质。”乔院长说。但是他还是坐到了审判长的席上。

   “一会儿继续开庭的时候,把这个协议也读了吧。这类案件能当庭调解的实在太难了。”我们建议到。

   “我们是解决纠纷的,搞那么多花样干啥!”

    乔院长的话,让我们有些汗颜。

   “现在继续开庭。”

    我以为他说一些程序上的套话就该闭庭了,没想到乔院长又让我意外叠着意外。

   “这个事,今天解决的很圆满。军(原告),你以后还是斌(被告)的好弟弟,还要跟着他好好干。斌,孩子们跟着你干,你当哥的也要把他们照顾好。大姐(原告的母亲),等斌的媳妇生了,你还得去给他们送饺子,还得去照顾两天。你们还是一家人嘛。”

    旁听席上余某的母亲站起来连声说:“去,去,一定去。”

   “以后,你们有什么家务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们做思想工作。包括跟媳妇吵架。”

    乔院长说完,审判庭一片愉快祥和的哄笑声。

   “斌,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三句话你记住了没有?”

    被告陶某一改开庭时满脸的不屑和眉头紧皱怏怏不乐的样子,立马说“我记住了。”说完,又看了手里紧攥着的那张纸。

   “军,你呢?”

    原告余某以80后特有那种夹着一丝青涩的矜持,坚定的点了点头,说:“我记在心里了!”

   “最后你们还得记住一句话,在卧龙区法院你们还有一个乔哥。”

    乔院长的这句话说出来后,整个审判庭非常的安静。一静如水。

    我的神经像被电击了一样。在法院十多年,不知道开了多少次庭,这种“家长式的庭审”我还是第一次经历。乔院长这种独特的庭审方式,颠覆了我们“纠问式”传统的那种严肃。

   “刚才我听到有人质疑我今天的庭审。”乔院长自信的微笑了一下,接着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作为法官处理这种民事纠纷,就得把自己当成家里的一员,而不是把自己放在高人一等的位置。通过处理这个案件,我很感触。作为当事人,这些纠纷就是一些家常事,大家能坐在一起好好协商多好,干嘛非要打官司呢?我在构想是不是要给你们提供一个能这样坐下来好好说话的地方,争取不让你们再为这些家务事打官司伤和气。”

    身为一个法院的院长,能说出这样的话,是很需要勇气和魄力的。

   “我说完了,你看你有没有什么说的?”我还在乔院长带给我的诸多意外中没缓过神,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

    看了一眼他那双慈爱、真诚、明亮的眼睛,我说:“我没有什么说的。作为审判员,我很崇拜你。”

我的话音落下,审判庭先是静了一下,接着审判区、旁听区大家都说着同一句话“我们也很崇拜你。”

    他哈哈的笑了起来。

    此时,风吹云开,阳光满屋,天晴了。

    乔院长走下审判席,各方当事人立即围在他的身边。他停下脚步,亲切的嘱咐他们:“军,你可得好好跟着你斌哥干。斌,这个孩子可就交给你了,带他走正路。”我看了一眼余某,他满眼的感激;陶某也一脸的恭敬,连声道:“哥,你放心吧。”

    望着乔院长矫健的背影,我心潮澎湃。

    今天的庭审,准确的说是一个优秀的资深法官给我们所有年轻法官上的最生动的一堂课。

    心里没了往昔的“疲惫、厌战”心理。 “尊严感”不是别给的,是我们法官自己争取的。得民心者,得司法。如果让司法与人民渐行渐远,那么,我们再艰辛的努力也是得不到社会的理解和认同的,久而久之,司法会远离人民的信任。

    正如乔院长说的:“法律权威是法律的外在强制力和内在说服力的统一。”司法关乎着世情民风、习惯习俗,与人民群众的感受和认知是息息相关的。

    今天的庭审,我看到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民法官,他在用至真至诚这个中心词,书写着一个人民法官对人民的那片深情!我们每一个法官,都可以像他一样,用我们人民法官的人民性温暖这个世界。

窗外风静日和,庭内春光融融。

   “感谢生活的环境,我们是个大家族。生活的源泉是宽容和豁达。人生最美好的情操是感恩。”这是今天乔院长送给案件当事人的三句话。

    我们也把这三句话,记在了心中。

    

    其实,司法也很温暖。

责任编辑:丁清凌    


关闭窗口

您是第 6036425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hnwl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